快捷搜索:

为报仇贫穷小子成开国少将,回乡后发妻跪地痛

1952年,离乡22年的成都军区副司令员返回自己的家乡,推开自己曾经的家门一看,竟有两个人跪在地上,其中一人曾是他二十岁时的妻子。昔日的妻子跪地痛哭,说道:

“李将军,你原谅我吧,当时那个年代我也没有办法啊。那个欺负你的恶霸听说你要回来,已经吓得上吊自杀了。”

22年前,他本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贫苦农民,从未有过什么家国抱负。不到二十岁便遵父命娶了自己的表妹为妻,平凡的生活似乎一眼就能看到底。然而风云突变,仅仅几夜之间,庄家颗粒无收,他被地主从家中赶出,妻也被人霸占,一无所有。简单而又深刻地“复仇”二字成为了他加入红军的契机。

他叫李文清,新中国的开国少将。

25年后的1955年,在首批授衔的1042名开国将军中,有9位独目将军,李文清便是其中之一。不同于这个文艺的名字,李文清是个充满热血的刚烈男儿。他的一生立功无数,为维护国家的尊严和领土完整作出了重大贡献。

关于这位传奇开国少将的传奇故事,让我们从头说起。

为报仇贫穷小子成开国少将,回乡后发妻跪地痛

李文清

为了复仇

1910年,李文清出生于湖北松滋李家河,家里世世代代都是农民,他是家中独子,全家靠租种地主家的7亩薄地度日。李文清17岁时,遵随父命娶了自己的表妹周幺妹为妻。刚结婚没多久,家中就遭遇了变故。

种地是一个看天吃饭的行业,老天爷说不行,庄稼便颗粒无收。那年松滋恰逢百年难遇的大旱,农民叫苦不迭。为了补贴家用,两人一商量,周幺妹就去了地主的二少爷李学武家当佣人。而李文清只找到一份长工的活计,还是在百里外的公安县。可别无他法,人必须要活下去,他只好撇下新婚妻子,独自去往百里之外。

1930年的一天,20岁的李文清像往常一样给地主家放牛,结果刚把牛牵出来,它就疯了一般地拼命摇头,最后暴亡。地主一口咬定是李文清害死了他家牛,要把他赶出家门不说,还让他赔钱。

李文清赚的钱都用来补贴家用了,身上分文没有。于是地主不由分说地克扣了他一年的工资。李文清有苦说不出,这事也只能这么不了了之。

为报仇贫穷小子成开国少将,回乡后发妻跪地痛

在旧社会,底层人民的生活十分贫苦,一无所有的李文清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去李学武家,想把自己久未团圆的妻子接回家去。可他甚至连李学武家的门都没能进去,刚敲开门,就被李家的仆役连打带踢地踹了出来。李文清在街边坐了半晌,才明白过来,这是李学武把周幺妹给霸占了啊!

李文清愤怒至极,回家把这事告诉了自己的父亲,父亲却不似他这般愤怒,他只是一口一口地吸着旱烟,唉声叹气地说:

“咱们能怎么着呢,人家是地主,认命吧!”

听了父亲的话,年轻气盛的李文清更是怒从中来,他抄起一把刀就要去李学武家报仇。正好这时他的叔叔在他家做客,看见李文清这么冲动,连忙上去扭住他的胳膊把刀夺下,吼道:

“你是不想要命了!人家家大权大,有钱有势,连他们家门你都别想进去!你这样拿着刀硬闯,最后他们把你打死,都没地方说理去!”

李文清一屁股重重地坐在地上,双手抱头,

“那你说怎么办?!”

“把人要回来就行!你以前不是租种过李家三少爷的地吗,你提着点礼去人家家里,请他帮忙给二少爷说个情。”

为报仇贫穷小子成开国少将,回乡后发妻跪地痛

旧社会地主老财坐在车上,由帮工推着

冷静下来后,李文清也觉得叔叔说得有道理。于是第二天一大早,他用家里微薄的积蓄买了些拿得出手的礼品,敲开了李家三少爷的门,求他帮忙说情,把周幺妹讨回来。谁料他一个字还没出口,三少爷便抄起烟枪狠狠地打了李文清的脑袋几下,而后又让仆人们围着他一顿毒打,把他扔出门外。

这种奇耻大辱在李文清的心里扎根,很快转化成了熊熊燃烧着的烈火,那火里深深刻着两个大字——复仇!复仇!复仇!

要报阶级仇,不要报私人仇

满怀着个人仇恨的李文清很快将这种感情加以实践。恰巧,当时贺龙领导的红军队伍在松滋县一带活动。李文清听人说过,红军是为穷人出头的军队,于是便暗下决心要加入红军。为了达到这一目的,他整日整日的坐在村口,眺望路的远方,期盼着红军的到来。

半个月不到,李文清去村口的路上听村民说隔壁村有红军经过,他想都没想,拔腿就往隔壁村跑。只见一支背着枪,拿着大刀长矛的队伍正在过河。他二话不说,一挽裤腿就跟着跳下河去,爬到了对岸,走进了红军队伍。

为报仇贫穷小子成开国少将,回乡后发妻跪地痛

红军战士

部队首长和他见了面,当他问起李文清为何要来参军时,李文清目光坚定地说:“复仇。”

李文清参军后,不管多么苦多么累的操练任务,在强大的复仇意念的驱使下,他都咬着牙坚持了下来,把满腔仇恨和热血转移到了敌人身上。他打起仗了也英勇无比,不出一年,他就由兵当上了班长,而后又当上了排长。

1931年,红三军再次转战至松滋、长阳一带,李文清在执行任务时路过自己家乡附近。由于频繁的战事而逐渐淡忘的复仇之火,在看到家乡的那一刻,再次熊熊燃烧。作为排长的李文清立刻叫上几名战士朝李学武家赶去。

不料,李学武不知从何处听到了风声,早就逃走了。扑了个空的李文清更是恨得咬牙切齿,他一把火点燃了李学武家的房子。

为报仇贫穷小子成开国少将,回乡后发妻跪地痛

冲动的李文清一把火烧掉李学武的房子

李文清知道自己犯了错,回到部队后就老老实实地说明了情况,等待接受处罚。虽然被连队关了禁闭,可他仍旧不觉得自己有任何错误。

指导员坐在对面,问他:“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误吗?”

李文清回答道:“知道。我违反了纪律,领导的批评都对,我也愿意接受处罚。可我没觉得自己错,我当初参加红军就是为了报这耻辱的夺妻之仇,我必须出这一口恶气!”

指导员对这种情绪见怪不怪,先是语气激烈地说:“我知道你和他有仇,可你看看咱们部队里,有谁没被地主欺负过?如果每个人都像你一样,为了报仇,把人家打一顿,烧了人家的房子,那这个社会还有王法吗,还有秩序吗?”

李文清垂着头默不作声。

指导员看达到了效果,就换了种语气,循循善诱道:

“你好好想一想,恶少强占了你的妻子,明明是你在理,他为什么还能这么张牙舞爪的,反过来毒打你一顿?这是因为啊,他们手中有权有势,我们只有推翻这个吃人的政权,才算彻底地报了仇!才能让以后的世世代代都不受地主的欺负!我们现在闹革命,就是在做这个事,我们不能报私人仇,我们要报阶级仇!”

从此,“阶级仇”这一概念被深刻灌入到了李文清的心里。在仗打得越来越厉害的同时,他的思想觉悟也提高得很快。不久之后,李文清就当上了连长。

果然,当红三军撤离洪湖苏区后,李学武接着放火烧了李文清家的房子,李文清的父母被迫背井离乡,从此杳无音讯。周幺妹也被李学武卖给了其他人。这一系列的事件,更加坚定了李文清要报阶级仇的决心。

贺龙捡回李文清一条命,却两次想枪毙他

1931年4月,贺龙率领红三军攻打鄂西秭归县。在此次战役中,李文清右腿被炸弹炸伤,弹片嵌入了大腿(直至去世仍未取出),腹部被枪弹洞穿,肠子裸露在体外。现场景象十分血腥,李文清只好用一只碗将腹部扣住,气息微弱地躺在路边等候救援。

可左等右等,怎么也等不到人来。眼看天色渐晚,受了重伤的李文清渐渐绝望。在他完全要丧失生存希望之际,红三军军部正好路过这里,贺龙看到了躺在路边的李文清,不过现场的惨状让贺龙以为他已经壮烈牺牲,便叫战士来把他埋了。掩埋过程中,李文清呻吟了一下,贺龙立刻叫来担架,命人把李文清送到了巴东万仙洞一农户家里养伤。两个月后,李文清伤愈归队。

这次起死回生的经历让李文清对贺龙敬重有加,为了报答救命之恩,李文清在战场上更加英勇,战功赫赫。

为报仇贫穷小子成开国少将,回乡后发妻跪地痛

为报答贺龙救命之恩,李文清作战更加英勇

1932年2月,在一场战争中,他左肩负伤,被送到洪湖柳关红军医院疗伤。在伤还没痊愈时他便自动请缨参加了京山瓦庙集战斗,这场战斗一直持续了七天七夜,李文清的右眼在战斗中被弹片擦伤。可那段时间由于部队经常活动,战事不断,他没能尽快地进行医治。随着时间的推移,李文清的右眼视力逐渐模糊,并经常伴随着剧烈头疼,有时甚至让他寝食难安。带着这种别人难以想象的痛苦,李文清一直坚持着走完了万里长征。

到达延安后,条件有了很大的改善,贺龙亲自向何彪交代,务必安排李文清去苏联治疗眼伤。但还未动身,李文清所在部队便接到部队命令,要挺进大青山开辟抗日根据地。于是他果断地放弃了治疗机会,再次主动请缨,随队远征绥远。

病情这么一耽搁,李文清的右眼完全失明了,头痛更是难以忍受,甚至影响了他的日常生活。直到贺龙下了命令,他才住进了延安和平医院,直接将右眼球摘除了。贺龙打趣他:“脑袋终于不疼了吧,成李瞎子啦!”

为报仇贫穷小子成开国少将,回乡后发妻跪地痛

贺龙

可以说,贺龙救了李文清一条命,也对这位得力干将关爱有加;但是,也有两次他曾一怒之下,险些枪毙了李文清。

第一次发生在长征途中。李文清作为红二军团五师十五团团长,他的任务是断后,是最后一批过草地的队伍。在刚开始过草地时,部队每人只领到了5斤青稞面,这5斤青稞面支撑着这些战士走过20多天的路程。到后来山穷水尽,实在没有粮食,野草也都被前面的兄弟部队吃光了,他们只能吃些草根,稍有不慎,吃到毒草,轻则昏迷,重则失去生命。

后来有一天,一位战士实在饿得受不了,就突发奇想,烤了自己的皮带吃,结果发现真的可以充饥。他赶紧把这一情况报告给李文清。李文清知道后十分高兴,号召全团战士一起把身边所有跟皮有关的东西,例如枪皮带、腰皮带等全部烤了吃掉,就靠这些走过了草地。

原本1000多人的壮大队伍,走到草地边缘时,却只剩下400人左右。战士们的体能被日复一日的饥饿消耗殆尽,只能一步一挪地缓慢前进。就在这个关口,前面的草地里突然响起了激烈的枪声。这时,负责断后的十五团的任务便是前去支援,李文清应该立刻下达相关命令。

为报仇贫穷小子成开国少将,回乡后发妻跪地痛

万里长征倍苦艰,几多壮士葬荒原

可他却没有这么做,因为这时他的队伍也已经弹尽粮绝,实在是力不从心,因此便没有去增援。这也导致了总部骑兵排遭遇敌骑兵营的围剿,最终全军覆灭。

贺龙十分看重这一支骑兵排,这是由刘伯承亲自训练出来的精锐部队,作战能力很强。战事平息后,贺龙立刻召开干部会议。会上,贺龙大发雷霆,把李文清五花大绑,拍着桌子连声大喊:“枪毙!枪毙!必须枪毙!”

李文清知道他在这件事上犯了错误,于是并不打算为自己辩解,只是死在自己人的手下实在不甘,他梗着脖子大吼:“死也让老子在抗日战场上死!”

刘伯承正好在不远处,他被这坚决地吼声惊动,连忙制止:“枪下留人!”在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刘伯承向贺龙提议这是“情有可原”。贺龙接受了刘伯承的提议,将李文清松绑了。但处罚仍无可避免,李文清团长一职被撤,被派去前线背弹药。

为报仇贫穷小子成开国少将,回乡后发妻跪地痛

刘伯承元帅

被撤职后不久,李文清去了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学习,后因学习成果较好,还任抗大总校队长,培养干部,培育了很多革命的种子。后来前线急需军事干部,李文清又被调往前线,当了一二0师七一五团团长。

这是第二次贺龙下令枪毙李文清。

1939年齐会战斗,李文清在战场上缴获了一支精美的手枪,他爱不释手,准备留下来自己用,但负责清点战利品的政委却坚持从他手中收走了这支手枪上交。本以为是政委的原则性强,结果后来却得知政委把这支手枪送给了一位他中意的延安女学生。

李文清顿时怒不可遏:“老子想要的东西,他竟敢拿去讨好娘们儿!”便跑去质问。一开始是半带着玩笑性质,可政委也分毫不让,说着说着,这火药味就燃起来了。脾气暴躁的李文清登时拔出手枪上膛,顶到了政委的脑门上,政委拔腿就跑。一个没命地跑,一个拿着枪死命地追,很快这件丑事被传得人尽皆知。

不巧,此时延安正值政风运动,人们都擦亮眼睛观察着周围人的情况,李文清闹出这么大一档子事,大家纷纷批评贺龙部队“土匪气太重”。贺龙勃然大怒:

“这个李瞎子,到底想干啥子!”

当即把李文清五花大绑,准备就地枪毙。

还好在这关键时刻,有很多人站出来为李文清求情。于是李文清再次从贺龙的枪管下逃了出来,他的团长职位也降到了营长。

在这两次“死里逃生”的经历中,李文清认真地反思和总结了自己身上的缺点,从中吸取经验教训,自己的暴脾气也收敛很多。他一步一个脚印地干起,从营长干到团长,到晋绥军区分区参谋长、雁北军区第二军分区司令员,再到西北野战军第三纵队参谋长、第一野战军第三军参谋长。建国后,任北军区副司令员。1954年从军事学院毕业后,任四川军区副司令员、成都军区副司令员。

为报仇贫穷小子成开国少将,回乡后发妻跪地痛

“动荡”期间,专案组为了搜集整理贺龙的材料,逼迫李文清揭发贺龙。但李文清一下笔就写贺龙是如何带他入队,如何引导他走上正确的革命道路,又如何救了他的命。专案组的人挑拨离间:

“贺龙险些枪毙了你,你包庇他干嘛!”

年近六旬,早已学会沉稳的李文清竟还是忍不住爆了粗口:“你懂个屁!”因为这句话,他被暴打一顿。

十几年仇恨的老战友冰释前嫌

————李文清任职连长期间发生过这样一件事。

周树槐是李文清的老战友,歌剧《洪湖赤卫队》中刘闯的原型就是周树槐。周树槐所带领的赤卫队整编进红军后,被分到了李文清当连长的连队。周树槐一开始从事后勤工作,负责抬担架,后到炊事班工作,任职炊事班长。

为报仇贫穷小子成开国少将,回乡后发妻跪地痛

《洪湖赤卫队》刘闯(夏奎斌饰)

1932年春,部队打了一场胜仗,捕获了一头大肥猪,用来给全连改善伙食。打仗时期非常辛苦,大家都是一年里也见不到几次油腥。面对着如此诱人如此肥硕的猪肉,周树槐实在忍不住,但也知道这样做违反纪律。于是取了个折中的办法,竟和炊事班的几个人先把猪内脏煮了吃了。

有人将这事报给李文清,李文清当即勃然大怒,令全连集合,对着炊事班一顿破口大骂,这还不解气,又命人将周树槐吊在树上,用木棍进行体罚。谁也不成想,手下人下手太重,李文清也没能及时制止,竟将李文清的腰打折了,落下终生残疾。

这件事发生之后,李文清深感愧疚,这种感觉一直盘旋在他的心头,于是他多次找周树槐道歉。但这毕竟是关乎后半生的大事,周树槐也一直耿耿于怀,难以原谅李文清。周树槐不肯原谅他,最后李文清也来了脾气。于是,这两个同一连队红军战友,共同度过了过草地的难关,却成了冤家仇人,从此再也不说一句话。

解放后,两人又聚首在成都军区大院,李文清任军区副司令员,周树槐任军区后勤部副部长。明明两人同住军区大院,有时还能碰上,但比陌生人还要陌生,坚持老死不相外来。成都军区司令员黄新廷曾为了这个事多次出面调和,但周树槐一想起自己腰疼时的痛苦和煎熬,以及自己生活上的诸多不便,心头仍郁结着一口恶气,他恶狠狠地说:“让我原谅他,这辈子都别想!”

为报仇贫穷小子成开国少将,回乡后发妻跪地痛

军区大院

“动荡”期间,李文清被“隔离审查”。专案组得知周树槐和李文清有过节后,为了给李文清定罪,他们找到周树槐“做工作”:“只要你出面说李文清是假党员,我们就不会追究你和贺龙的关系问题。”

周槐树却义正言辞地说:“我只能证明李文清是党员。想让我说假话,你们找错人了!”因为这句话,周树槐蒙冤多年。

20世纪80年代,李文清生病住院期间,有一天,病房门突然被推开了。李文清睁开眼去看,发现竟然是周树槐!他穿着陈旧的军装,拄着拐杖静静地站立在门口,就这么注视着躺在病床上的李文清,那眼神里包含了太多感情。

李文清挣扎着坐起身来,周树槐也步履蹒跚地走到他床边。

已经几十年没有说过话了,许是想说的话太多,千言万语竟不知从何谈起!两位昔日的老战友互相凝视着对方,突然,他们不约而同地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我亲爱的老战友!让我们紧紧拥抱一下吧,让几十年的仇恨从此烟消云散。我永远不会忘记,我们曾是最亲密无间的战友,我们曾一同冲锋陷阵,我们曾同甘共苦,还有什么比我们之间的情意更加深刻呢?

衣锦还乡时,物是人非事事休

1952年,李文清离开老家已有长达22年的时间了,他日夜惦念着自己的家乡,于是决定回老家松滋县看一看。

李文清副司令员要回老家的消息在松滋县引起了轰动。在家乡,他早已声名远扬,大家都知道松滋县出了个大将军,他是英雄一般的存在。松滋县的县委为他举行了隆重的欢迎仪式。

为报仇贫穷小子成开国少将,回乡后发妻跪地痛

李文清当了将军的消息很快传到松滋县,村民们欢呼雀跃,四处奔走。老仇人李学武知道李文清要回乡后,满心以为他是来找自己复仇的,于是他日夜寝食难安,最后受不了压力,干脆上吊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而他曾经的妻子周幺妹,也带着她现在的丈夫跪在李文清面前痛哭流涕,向她认错,说她当年也是为形式所迫,是逼不得已的决定。

李文清对这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不胜唏嘘,他此行根本不是来报仇的,而他的心中也早已没有了个人仇恨。他赶紧将周幺妹和她丈夫扶起来,说道:

“我们都是地主阶级的受害者,如今全国已经解放了,从此之后再也不会有人欺负我们了。”

并让他们好好过日子,在得知他们俩生活窘迫后,李文清还给了她一些生活补贴。

经过数十年的洗礼,李文清早已不是那个满腔仇恨、莽撞冒失的小青年了。他早已不在意个人仇恨,而是把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视为重中之重。

1955年的授衔仪式上,李文清被授予开国少将军衔。

1999年7月13日,李文清将军在成都与世长辞,享年89岁。

追溯李文清将军的一生,诚然,没有恶霸李学武也就没有后来的李文清;可如果李文清将军没有宁死不屈的精神和百折不挠的品格,再加上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在我党的带领下放弃了狭隘的私仇,转而为民族的生息努力拼搏,那他遇上再多坎坷也终是徒劳。

岁月可以带走一切,唯独带不走英雄精神。我们要像先烈那样,始终抱有坚定的信念与真挚的爱国情怀,只有这样才能冲破重重难关,帮助祖国重回世界舞台中央。

致敬先辈!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