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我军嫡传弟子“东非解放军”,号称非洲最强!

“中国对我们的帮助,是无私和让人尊敬的,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在我们民族历史上那些帮助过我们的中国人民。如果中国进行抵抗外国侵略和祖国统一的战争,坦桑尼亚军队必将誓死相助。”

这是坦桑尼亚陆军司令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所发出的由衷之言,他将中国与非洲国家,尤其是坦桑尼亚的深情厚谊描述得淋漓尽致。而中国对坦桑尼亚最大的贡献就是培养了一批震惊世界的“东非解放军”。

我军嫡传弟子“东非解放军”,号称非洲最强!

坦桑尼亚“东非解放军”

那么中国是如何对坦桑尼亚进行帮助的呢?这支军队又是怎样“炼”成的呢?

其实坦桑尼亚,一开始是有两个国家的,坦噶尼喀和桑给巴尔。1954年,在尼雷尔的领导下,坦噶尼喀非洲人协会改组成为坦噶尼喀非洲人联盟,并且在该联盟的领导下,提出了“自由”的口号,并据此领导广大的坦噶尼喀人向殖民者发动了进攻,迫使殖民者给了他们参与选举的权利。

我军嫡传弟子“东非解放军”,号称非洲最强!

尼雷尔

1958-1959年和1960年大选,坦噶尼喀非洲人联盟获胜,并且于次年获得了内部自治权利宣布独立,尼雷尔出任坦噶尼喀首任总理。后来,桑给巴尔在非洲-设拉子党领导下先后获得自治与独立,只不过成立的是君主立宪制国家,1964年桑给巴尔人又起来斗争,推翻了君主立宪制政府,建立了共和国,并且试图与坦噶尼喀合并。其实尼雷尔一开始也是“嫌弃”桑给巴尔,但为了防止美国与苏联利用桑给巴尔当跳板来干涉坦噶尼喀的内政治,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1964年4月,坦噶尼喀与桑给巴尔正式合并,并与10月正式更名为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尼雷尔成为坦桑尼亚的开国总统。由于坦噶尼喀与桑给巴尔都先后与我国建立了外交关系,因而我国自然而然成为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的友好关系,两国之间由此展开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友好往来,我国也因此向坦桑尼亚提供了大量的援助。

我军嫡传弟子“东非解放军”,号称非洲最强!

中国援助其修建了长达1860多公里的坦赞铁路,这条公路以坦桑尼亚的出海口——达累斯萨拉姆为起点,西至赞比亚中部的卡皮里姆波希,建成以后,不仅造福了坦桑尼亚与赞比亚两国人,还让更多的非洲国家有了对外运输货物的渠道。当然中国对坦桑尼亚的援助不仅仅局限在铁路上,像坦桑尼亚的友谊纺织厂、基畏那煤矿、马宏达糖厂等等都是我国援建的。除了修建这些,我国还为坦桑尼亚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帮助,比如坦桑尼亚国家体育场、基甘博尼大桥等,每一项都是中坦人民友谊的象征。

我军嫡传弟子“东非解放军”,号称非洲最强!

中国援助坦桑尼亚修建了长达1860多公里的坦赞铁路

这些都还只是我国对坦桑尼亚经济上的援助,为了帮助我们的非洲朋友能更好地发展自己、保护自己,我国还对坦桑尼亚进行了军事援助,不仅仅是武器装备上的援助,而且还有军事训练方面的援助。

中国政府不仅派出军队对坦桑尼亚的军队进行训练,还建立专门为非洲国家培养军官的军事学院,终于使坦桑尼亚建立起了一条无论在军事编制、作战条例上都跟中国人民解放军高度类似的“东非解放军”。至于这支军队的战斗力如何,很快就有了验证。

我军嫡传弟子“东非解放军”,号称非洲最强!

“东非解放军”

1971年,乌干达总统米尔顿·奥博特总统访问新加坡,

我军嫡传弟子“东非解放军”,号称非洲最强!

米尔顿·奥博特

他的副手伊迪·阿明趁机发动了军事政变,取而代之奥博特的地位。奥博特只好躲到坦桑尼亚,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不仅为他提供了庇护,而且还帮助他组织了1500多名支持者,向伊迪·阿明政权发动了反击,但是由于阿明早有准备,加上寡不敌众,奥博特失败了。而正因为坦桑尼亚帮助了奥博特,阿明因此迁怒于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一下子杀死了24名坦桑尼亚青年,从此跟坦桑尼亚闹翻了。

我军嫡传弟子“东非解放军”,号称非洲最强!

伊迪·阿明

如果阿明要是一个开明的执政者也就罢了,可惜他不是,他不但大搞独裁统治,多次打压反对派,屠杀阿哥利族和兰芝族平民,大搞宗教迫害,同时又因为军队高层腐败,所以一时间阿明导致乌干达人民苦不堪言。因此,为了转移国内矛盾的视线,也为宣泄自己对坦桑尼亚的不满,阿明决定发动对坦桑尼亚的战争。

1978年10月30日,伊迪·阿明正式对坦桑尼亚“开战”,即乌坦战争,并指挥军队进攻卡盖拉地区。

我军嫡传弟子“东非解放军”,号称非洲最强!

乌坦战争

由于坦桑尼亚未做好充分的准备,导致在战争初始被阿明军队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卡盖拉地区很快就沦陷了,阿明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取得了“历史性的胜利”了。

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也随即请求非洲统一组织的帮助,但是他们却见死不救,尼雷尔只好向中国求救。尼雷尔从中国购买了大量的武器,如62式轻型坦克、59式坦克、63式水陆两栖坦克以及歼7战斗机,而乌干达军队使用的武器主要是苏制T-34以及美式M-4谢尔曼坦克。

这里面还有一个插曲,那就是1978年11月,不怎么听使唤的乌干达总参谋长被伊迪·阿明派人刺杀,但是他运气好,没有死掉,而且逃到了坦桑尼亚与奥博特汇合,忠于他的一个装甲团也因此跟着他一起投奔了坦桑尼亚。阿明更加愤怒,不断地催促他的军队全力进攻坦桑尼亚。为了更好整合军力一边更好地对抗乌干达军队,中国在坦桑尼亚的军事顾问决定对坦桑尼亚现有的军事里力量进行整编和训练,其中就包括乌干达那支装甲团。

我军嫡传弟子“东非解放军”,号称非洲最强!

乌干达装甲团

在中国军事顾问的训练和大力整顿之下,坦桑尼亚军队的战斗力井喷似的爆发出来,很快不仅击溃了乌干达军队的攻势,而且还转守为攻,攻入到了乌干达本土。

在战斗中,坦桑尼亚军队听取了中国军事顾问的建议,先以密集的炮火进行饱和式攻击,然后再让士兵跟上,稳扎稳打,齐头并进,而不是一味地过于冒进,同时为了减少坦克被毁时所造成的人员伤亡,坦桑尼亚的士兵是躲在坦克旁而不是坐在坦克车上面,而乌干达的军人则毫无战术技巧可言,簇拥在坦克车旁,因而大部分都成了坦桑尼亚军队的活靶子。

我军嫡传弟子“东非解放军”,号称非洲最强!

乌干达节节败退,但是伊迪·阿明不甘心就这么输了,于是他又向当时的利比亚总统卡扎菲求援,卡扎菲见老伙计有难,二话没说,就派出了一直2500人的队伍向坦桑尼亚发起进攻。这支队伍,可以说是一支豪华阵容,因为他们不只有苏制T-55坦克、BMP-1步兵战车,还有BM-21喀秋莎火箭炮。

坦桑尼亚军队与卡扎菲的军队在乌干达南部的卢卡雅发生遭遇,但这个卢卡雅却成为了卡扎菲的“滑铁卢”。这个地方因为不是沼泽就是水网密集的地方,卡扎菲军队笨重的苏制坦克和战车一下子就陷入了泥潭无法挣扎,根本没办法大展拳脚,可是却非常适合中国的水陆两栖坦克的运动,于是坦桑尼亚军队就以连续不断的炮火摧毁了卡扎菲军队的坦克、装甲,一顿丢盔弃甲之后,卡扎菲的军队逃之夭夭。

不甘心失败的卡扎菲又派出一架图-22B轰炸机,企图轰炸坦桑尼亚军队的坦克,可是因为飞行员缺少训练,该轰炸机发出的弹药没有一个击中目标。

另一方面,受过中国军事训练的坦桑尼亚空军则出动歼-6以及歼-7战机,轰炸了坎帕拉、托罗罗、金贾等重要城市,将乌干达以及利比亚的军事抵抗力量基本摧毁,先后拿下恩德培、坎帕拉等地,坦桑尼亚军队成功打败乌干达以及卡扎菲联军,解放了乌干达。

我军嫡传弟子“东非解放军”,号称非洲最强!

可能在我们看来,非洲国家都不是什么军事强国,打败了一个一两个并不算什么本事,可是我么要知道,坦桑尼亚击败乌干达与利比亚联合军的战斗中,乌干达出动了7万兵力,利比亚还有2500人,而坦桑尼亚军队才1万多人。因而这场战斗是一场以弱胜强、以少胜多的战斗。而之所以有这个奇迹的出现,在乎坦桑尼亚接受了中国的援助,坦桑尼亚军队接受了中国军队的整顿。

我军嫡传弟子“东非解放军”,号称非洲最强!

中国对坦桑利亚的援助不只是教会他们过硬的军事本事,而且还教会了谋生的本事。由此,由小见大,中国在对整个非常的援助的过程,都不只是在为他们提供衣食住行方面的物质,更在面向他们自己未来的生存方面提供“渔”。除此以外,面对非洲大陆的贫瘠与人才缺乏,中国还向他们提供人才的培养,中国60年来陆续为数十个国家培养了近6000名指挥军官和政府官员,其中包括5 位国家总统,1 位副总统,8 位国防部长,100 多名司令。

中国在坦桑尼亚上成功经验证明,这些年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

第一,我们的走出去战略,不只是说我们的企业出去,不只是说我们的产 品装备走出去,也是在说我们可以让我国家的先进文化以及某些先进理念也是可以走出去。虽然西方国家害怕我国输出中国模式,但是我们为什么不能将自己的先进东西分享给世界呢。即使西方发达国家因为傲慢与偏见,不肯接受,但是我们完全可以将其传授给我们的非洲伙伴。第二,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之所以要反复强调这一点,是因为在我国的对外援助过程,曾经有些国家只要求援助,却不肯自己自力更生,导致我国对他“断粮”之后跟我过翻脸。但是我们要知道,无论我们怎么帮扶一个国家,始终都代替不了他自己自力更生的。就像坦桑利亚一样,中国对他援助再多,也不过在输血,只有会造血了,他的军队才有战斗力。我军嫡传弟子“东非解放军”,号称非洲最强!

坦桑尼亚军队

但愿我们对每一个弱小国家的帮助都能帮其自力更生,收获善意!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